大学联盟协定将在线教育带入新水平

作为一个在线学习领域的巨变,这将重塑高等教育,coursera,由两位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创建的成立了一年的公司,在周二宣布,十来家主要的研究型大学将加入该公司的项目中。到秋天,Coursera 将提供超过100门免费面向公众的在线公开课(MOOC),估计将吸引全球数百万学生和成人学习者。

在此次扩张前,Daphne Koller 和 Andrew Ng,Coursera的创建者说它最初的合作者,密歇根、普林斯顿、斯坦福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提供的43门课程已有了68万注册学生。

现在,合作者将包括加州理工学院;杜克大学;乔治亚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莱斯大学、旧金山加州大学、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华盛顿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上月驱逐、推翻校长,Teresa A. Sullivan,时提到了关于在线教育的争论。国外的合作者包括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多伦多大学,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和瑞士的一家理工大学。

有的学校甚至会提供学分。

“这是一场海啸” Richard A. DeMillo,乔治亚理工学院21世纪大学研究中心主任说,“这一切都是如此新鲜,每个人都在寻找方法,但是这个项目的潜在好处是如此巨大,所以我们无法想象有研究型大学不想加入这个项目。”

得益于科技的进步——其中包括在线传送平台的质量得到大幅度改善,能够提供个性化学习资源、可以分析大量的学生体验来找到最有效的解决方法——MOOC可能成为游戏改革者,向数亿人提供高等教育。

迄今为止,大部分MOOC课程涵盖计算机科学、数学和工程领域,但是Coursera正拓展进入诸如医学、诗歌和历史等领域。MOOC直到去年一波又一波地宣传斯坦福大学的免费公开人工智能课程,后来吸引了来自190个国家的16万学生后才广为人知。只有一小部分学生完成该课程,但即使这样,这些数字是惊人的。

“很多人对这些课程好奇的事实反映了他们对教育的渴求”,Molly Corbett Broad,美国教育委员会主席说。“前进路上会有许多不顺利,但是这在相当规模上是非常重要的尝试。”

到目前为止,MOOC并不提供学分,只有“完成声明”和分数。但华盛顿大学说她计划今年秋天为Coursera上的课程提供学分,其他提供在线课程的学校也往这方面努力。David P. Szatmary,该校副校长说,为获取学分,学生们很可能要付学费,完成额外作业,和指导员一起学习。

专家说,现在预测MOOC最终会怎样,或哪家公司将成为领导者还为时尚早。Coursera,拥有大约22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包括来自加州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的370万美元的股本投资,目前可能有优势。但是没人能把edX,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的联合经营公司,或Udacity,斯坦福大学的Sebastian Thrun教授成立的公司,Sebastian Thrun去年教授了人工智能课程,排除在外。

每家公司都提供分解成可管理模块的在线学习资料,包括视频短片,互动测验和其他学习活动——例如可以让学生回答其他人问题的在线论坛。

但即使是Thrun先生,MOOC达人,警告说,对于所有他们的承诺,这些课程仍然是试验性的。“我认为我们太赶了一点,”他说,“我还没看到一项研究表明在线学习效果和其他学习方式一样好。”

向全球开放是Coursera的目标。“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在法国上的课,半个非洲的学生都能上,”Koller女士说。每个大学设计并制作他们自己的课程,并且决定是否给予学分。

Coursera并不向大学付费,大学也如此。但双方都承担了大量的成本。合同上规定如果出现了收入来源,该公司和学校将分享收入。

尽管MOOC总有一天要自立,不管是通过向学生收取资格费或额外服务费用,还是通过向企业招聘者收取帮助其招募到最好学生的费用——Koller女士和大学官员都说这不是很紧迫的问题。

Coursera的学生中三分之二来自海外,大多数课程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学生,对于很多教授来说具有不可抵挡的吸引力。“每个老师有个小讲台,大多数时候只有5个人听我们讲课,”Scott E. Page说,他是密歇根大学教授,在Coursera讲授思维模式课程,当4万名学生下载他的讲课视频时他非常兴奋。“根据大多数统计,我的课堂里有了长达200年的学生。”

教授们说他们课堂内的学生也从在线资料中受益。有一些人重新安排他们的课程,这样学生们可以先完成在线课程,然后到课堂上完成互动项目,并解决疑点。

“学生们从视频中学到很多东西,这使得我有更多时间讲授我认为更困难、更深入的主题,”Dan Boneh说,他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讲授Coursera的密码学课程。

Coursera的合同并不是排他性的,许多合作大学正在和数个在线教育机构谈判。

“已经和麻省理工的教务长、Udacity,2Tor谈过了,2Tor为几个大学提供在线研究生课程”, Peter Lange说,它是杜克大学的教务长。“在变化如此迅速的领域,我们需要灵活性,所以我们很可能有两个或三个不同的公司建立联系。”

一个迫在眉睫的阻碍是克服网上作弊。

“我不会给予学分,除非有人提出如何解决作弊问题的方法,并确保使用这个学习资料的这个人参加了考试”Antonio Range说,他是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教授,将在今年秋天讲授《科学家的经济学原理》。Udacity最近宣布计划让学生支付80美元参加考试,考场是在全世界各地的Pearson考试中心,Pearson是一家全球教育机构。

打分数也存在一些问题。Coursera的人文课程采用互评的形式打分,学生们首先必须表明他们可以达到教授的作业评分要求,然后对五位同学的作业进行评分,作为交换,他们的作业也由五位同学打分。但是Koller女士说,如果一个学生不能满足教授的打分要求,那他怎么办,这还没有定论。

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新兴的MOOC会对盈利型的在线教育机构招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以及是否最后会减少申请提供在线课程学校的学生人数。但是,许多教授对这个威胁不以为意。

“对于在线教育是否会冲击大学教育是有些议论,但是我们在校园内做的很多事情是帮助学生完成从18岁到22岁的过渡,这是一个复杂的事情”,Page先生,密歇根大学教授说,并补充道MOCC对“22到102岁的人,国际学生和聪明的退休人员”最最有帮助。

最后,Koller女士说,学生们可以注册一系列MOOC,并获得和传统文凭几乎具有同样效力的某种证明。

“我们不准备成为提供学历的高等教育机构”,她说,“但我们有兴趣在提供非正式的认证方面做些工作。

转自:译言网

译者:aililinzhuang©

本文发表于水景一页。永久链接:<http://cnzhx.net/teaching/2012/09/mooc-changes-high-edu/>。转载请保留此信息及相应链接。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特别提示:与当前文章主题无关的讨论相关但需要较多讨论求助信息请发布到水景一页讨论区的相应版块,谢谢您的理解与合作!请参考本站互助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