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安全之用戶名--邊想邊拆還是邊拆邊想

作者 xqzyxb, 2016-12-09, 17:22:21

« 上一篇主题 - 下一篇主题 »

xqzyxb

 
       前幾天在站長這裡看到google的若乾郵箱被黑了,我也心中一驚:我的郵箱遭黑了沒得?之後又在telegram看到有人轉邊想邊拆大司令一篇博文講到firefox爆出一個安全漏洞,邊拆邊想在博文中講到他自己也是用的火狐......我又是一驚:邊想邊拆怎麼可以在博文中公開自己是用的什麼瀏覽器呢?轉念又一想,邊想邊拆不過是與敵人在玩虛實之槍,遂心安,餘不表。
       本來寫這篇內容的任務不在我任務榜的優先排列中的,正好今天又把原來用.txt建的文本保存轉移到.odt文檔(這件事至少在三年前就準備做了,一直沒做),整理時看到裡面有一段內容的記錄時間是2001年,而記錄的事情又是由1999年開始的。
       真是往事如煙,又卻上心頭,思緒被時間格式化後,可以出現幻覺:我生在,又身在這世界上最好的國家中,記憶中那些美好的,又苦澀的東西都是生長這片土地上的。
        在網上註冊的用戶名,少不過1個,因為只用了1次,很快就忘了,到後來都不記得自己去過那裡。多也不過1個,因為一直都是重複使用,不同的是,後一種用戶名可以認識很多以前不認識的人,這些人會使自己未來的人生充滿樂趣,當然這樂趣也包括"危險的"、"極端的"和"不敢想像的"。
        因為在站長這看到谷子郵箱被黑的事情,我說之前我還在考慮原來在谷子上的博客還要不要留了,因為11月我在谷子的博客上改用戶名時,谷子提示的原話沒截圖,大意:用戶名是什麼什麼,我只有這一次修改,或是還有一次用戶名修改機會。這件事分二頭說,一是我註冊過的用戶名包括各類論壇,QQ這樣的即時通訊工具中的在用的、遺忘的,或是張冠李戴,把Y論壇的用戶名用在X論壇上的,多不勝數。
       從人首先是會犯錯的這個角度來看,人是有多面性的,某個時期會有多種自己極具個性化的東西有強烈地表達意愿,但是這些東西未必是有前沿性、領導性,甚至是有益於所有人的,因而作為最簡單的自我保護,就是換只用一次,或是使用不同的用戶名。崔哥在『假行僧』中有句歌詞很準確地概括了: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只用一次的用戶名可以乘一時之快或洩一時之憤,但是也導致了另一個事實:我也不曉得我看到的人,是誰。
         語言有很多功能,其中之一就是傳遞思想,而"思想"本身是無法用文字準確表達的,思想的傳遞,需要建立在語言基礎之上的"默契",一種是先天有血緣關係,一種是後天有長期共同生活關係,這種生活關係至少包括戰場上同一陣地的戰友和對峙陣地的敵人,雖然相處時間很短,但是因為生死存亡,所以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準確表達思想,以求生存。或是商戰各同盟中不同派別的各自打小算盤演化而成的同盟分裂導致的在商戰雙方中出現的此消彼長,以達消滅。局勢從陰雲密布到萬裡晴空或是從勝券在握到兵敗如山倒--不論身處哪種局面,都有多種無法預測的處境。有利,略,不利,其中之一就是孤立無援。所以相比只用一次的用戶名,要麼不使用,一直匿名,要麼一直只用一個。
       在鄭智化的《貓》這首歌中,講到人們活在黑夜中那個自我,更接近真實的"我",也依然随身帶著保護自己的武器。用中國的俗話就是逢人講人話,逢鬼講鬼話。而不同的用戶名就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很多年前在很多不用註冊用戶名就可以進入的聊天室裡,隨便取個名字,泡妹子,罵人,廣告,非法交易,"邪教"宣傳等等。離開聊天室重新換個眤稱重進......
       另外一種情況就是通用用戶名,也包括通用密碼,不久後又有了"用戶名"註冊軟件。我記憶中沒有用過"用戶名"註冊軟件,也許用過,體驗感不好,加上年歲久遠,遺忘了,密碼設置我也不敢班門弄斧(邊想邊拆大司令那裡有詳細的教程),只說"通用"用戶名,這肯定是最差,最差差,最最差的,只有三個字:"馬上改。"中國文化中有一條準則: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這條準則至少沿襲了二千多年,到今天的中國,依然適用。但是只有很少的人能做到,並且一直做到。
    在體制內有一個為政治服務,無處不在的強大的意識形態環境,其中之一,並且是人們爭先恐後去的地方--學校。我也是從那裡面出來的,因此我也是遭洗腦殼的多數人之一,如影隨形的自我審查讓我在很多網站註冊時,完全是自覺自願地用真名,這是糟糕又嚴重的錯誤之一。前幾年,可以打開維基中文和google的時候,我也上去註冊,雖然沒有用真名了,但是我在那上面的用戶名和體制內用的是一樣的,前幾年瀏覽器指紋技術相比加密技術,在我看來不過是用彈弓把飛機打下來的幼稚想法而已,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事,畢竟我就不過是說了幾句實話,誇張點說充其量不過是一把沒有子彈的手槍,不可能用這把手槍可以把遼寧號航空母艦擊沉嘛!後來情況的發展對我這樣遭洗腦殼的的大多數人就突然變得不利了,維基中文上不了,英文時能上時不能上,而像我這樣的遭洗腦殼的大多數人又還看不懂,google很快也因為不屈于強權,保護人權而退到海上,隔岸觀火,哇靠,這把火不得了,了不得,大家都在火坑中面面相覷的自焚!后知后覺者看著自焚的人不施援手,冷嘲熱諷,麻木不仁,卻不知大家都身處在同一個火抗之中,救別人才能救自己。
       接著就發生了更糟糕又嚴重的錯誤之一:我注冊時用的郵箱,也是不分體制內外的。其實這也沒什么大不了,因為我也和大多數遭洗腦殼的人一樣,體制內外都跟新聞聯播演的是一樣的:前十分鐘國家領導人忙得腳不沾地,為了人民的事業未敢懈怠,中間十分鐘我和遭洗腦殼的大多數中國群眾活得不好不壞,與腐朽,即將跨臺的西方資本帝國主義的人民生活還有差距,但是國家領導人正在為"人民"登陸這些腐朽的國家做準備,以縮短差距,最后十分鐘,世界其它國家不是戰爭、流血,就是天災所致流離失所,外國天天,到處都是非正常死亡,只有體制內才是最安全的,沒有戰爭,沒有天災。
      非常諷刺的是事實卻非常不配合新聞聯播所演:體制外的腐朽,即將跨臺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從來不敢用群眾的錢大搞形象、面子工程,體制內的領導人把自己應該做的,早就該做的事變成了對我這種遭洗腦殼大多數群眾的神圣思賜,其套路不過是沿襲二千多年來的模式--群眾,一介草民,生死無關國計乎!而體制內的人禍導致不計其數的非正常死亡,卻只字不提。一遇刮風下雨,奪了草民性命,所有喇叭都大聲對著群眾的耳朵:天災,天災像高樓的花盆撲向地面的群眾,防不勝防。不要驚慌,這裡有黨和人民政府--這是套路,老掉牙的套路,我和遭洗腦殼的大多數人一樣,很配合這樣的套路。
        從手機驗證錄火坑後,我徹底發現:一步一步的路徑效應,使得自己為自己鑄就了致命的錯誤。死亡對我而言,是生命的另一種存在方式,但是我不能選擇"自焚"這種死不足惜的方式結束生命的目前存在。
        說了這麼多廢話,其實還是沒有講清楚"用戶名"是什麼?真有這麼重要,還是被我誇大其辭了其重要性,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活著,至少得有靈魂,如果靈魂只是裝在軀殼裡不聲不響,有無用戶名都無關緊要。但是如果這靈魂要表達,想要表達,需要表達時,我和遭洗腦殼的大多數人是願意自己帶上用戶名表達,還是放棄這個權利,由人類的靈魂工程師幫我們代言?稍等......佩哥(陳佩斯)說:"人类不能有灵魂工程师!"http://ent.163.com/15/0408/16/AMMOF6CH00031H2L.html
       馬上改......實在瑣碎,餘不表。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知道哪一天,高樓上的人禍從天而降,又逃不出體制內,從保護好自己的用戶名開始。



注1:報告站長,我的谷子可能發霉了,不好判斷。
注2:邊想邊拆大司令,是我取的名,其訪問量保守估計除五毛黨已超五萬,按壹萬伍千人為壹個常規師團建制來說,其人已是壹人可敵三個師團的大司令了。借站長這風水寶地又打個廣告其真名:編程隨想。
注3:文字是語言的具體存在,我國有很多少數民族至今仍然存在,就是因為其語言至今存在,但是並不是所有少數民族都有其文字。
注4:在telegram中看到有人試驗了沒有裝sim卡的新手機,非使用過的,用wifi-fq,然後訪問體制內,仍然可以準確顯示其在體制內的位置。
注5:本文中的書名號不同,只是不同輸入法的結果,沒有特指其符號內的內容。以免歧意,此注。


         我不願意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願與任何人作對。你別想知道我到底是誰,也別想看到我的虛偽
                                                                                                                             --崔健



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齊平,便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王羲之

lonelicloud

你还真是能写 :-D

我也经常看编程随想的博客。他确实匿名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也许真实身份本身也很有号召力也不一定。维护两个网络身份而又不让它们之间产生任何联系其实是非常难的。当然除了个人风格的变化之外还得有很好的安全知识才能做到,现在的网络跟踪技术真是太先进了。

要想匿名,第一点就是不能用自己的域名 :-) 所以随想用的是 blogspot。

而你在这个网站上了解到的我以及与之关联的网络信息实际上是真实的我,所以「我」是有顾忌的。见谅!
欢迎光临水景一页

问题解决后请「修改」原始帖子将其前缀改为「已解决」。

请阅读"论坛管理"里面的置顶内容,帮助维护论坛正常运行,方便你我他!

xqzyxb

引用
你还真是能写 :-D
......
而你在这个网站上了解到的我以及与之关联的网络信息实际上是真实的我,所以「我」是有顾忌的。见谅!

      报告站长,再次感谢不杀之恩!!!
      这帖在写作之中的时候,看到一个有关微信的很多群被官方封号,当时我就在想要不要把这帖写完,几度想还是不写了,不给站长添麻烦,也别给我自己添麻烦或是潜在的危险。就在取舍犹豫之间,我的同学们聚会,喝得二麻二麻后又开始给我打电话,说我微信不用,如此这般,其中一女同学给我摆,她刚才给大家说,要是她月收入7万的话,就把全班的男同学包养了,然后她说,她说完后,发现男同学们都淫荡的把她看到......我能理解她的包养是指的她希望大家像原来读书时,可以天天见面。我也能理解男同学淫荡的眼光,对女同学的性幻想,是坦率的真性情。如果我在,我也免不了酒色之美。因为我不在,所以改变主意,还是把它写完。这是我人生中的任务,不是他们的。他们不能来替我完成,但是因为他们又促使我去完成。
        这帖,我没有明指或影射站长袖手旁观的意思,我很清楚只有活下去,才能......所以当是我向您表达歉意,而非您向我。我还是灌水。
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齊平,便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王羲之

lonelicloud

引用自: xqzyxb 于 2016-12-10, 11:47:51
        这帖,我没有明指或影射站长袖手旁观的意思,我很清楚只有活下去,才能......所以当是我向您表达歉意,而非您向我。我还是灌水。
你言重了,我不会多想的。其实很多基本的方式、方法、理念等比直接的反对或者抗言更重要。如果人还是那些人,即便改朝换代又能如何?几千年来还不都是那么反反复复过来的。
欢迎光临水景一页

问题解决后请「修改」原始帖子将其前缀改为「已解决」。

请阅读"论坛管理"里面的置顶内容,帮助维护论坛正常运行,方便你我他!

xqzyxb

引用
我也经常看编程随想的博客。他确实匿名工作做得非常到位。现在的网络跟踪技术真是太先进了。
......
如果人还是那些人,即便改朝换代又能如何?几千年来还不都是那么反反复复过来的。

       关于 边想边拆大司令,就我自己看法,他应该是在离心脏很近的地方,因为贺卫方说过一句很反讽的话"我留在党内比在党外更......",然后在他写的'把酒留史'中提到北京的天坛一段,是我认为他离心脏很近的另一个原因,因为在王小波的书中也讲到他自己到天坛的一段内容。而职业我觉得应该是某个知名软件公司的一个很内向,从不引人注意的程序员......但是在看了斯诺登后,我觉得他的职业应该不是在知名软件公司里了,这是不表,我要说的,就是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是他选择了一人成军的道路。
        我的同学携全家离开京城,回到一个小城市里,简单的过活,同学的丈夫,写过小说,出过剧本,导过电影,有一次同他聊到中国的事,他说,不就是这样翻过去又翻过来,说这话时,他的手掌在做手心向上,和手心向下的动作,那时我在心里叹息:原来人们早就在开始为这群人准备丧事了。

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齊平,便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王羲之

lonelicloud

你分析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反正各种人都有,至于孰多孰少,没人说得清。不说也不代表不明白。但是既然不能说,那就少说。把目标放向那些真是不明白的——只有绝大多数人都能「自己想明白」的情况下才有成林的希望。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
欢迎光临水景一页

问题解决后请「修改」原始帖子将其前缀改为「已解决」。

请阅读"论坛管理"里面的置顶内容,帮助维护论坛正常运行,方便你我他!

xqzyxb

引用
你分析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只有绝大多数人都能「自己想明白」的情况下才有成林的希望。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

     我,以及多数中国人都有一个共性:好为人师,又常常是半桶水响得狠,我只是觉得边想边拆大司令也逃不出这种千年文化的熏陶,他比很多人都清楚社会工程学很厉害,从我单纯的理解跟踪技术,不过就是把个人性格定义,归类出来,这也是任何已知"动物"都具有的一种本能的与众不同。本身我觉得聊他是对他很危险的事,但是如果真的只有他一棵树子,独秀于林,风必摧之。出于这种考虑,我从Q外加到Q内了。
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齊平,便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王羲之

lonelicloud

引用自: xqzyxb 于 2016-12-14, 14:46:23本身我觉得聊他是对他很危险的事,但是如果真的只有他一棵树子,独秀于林,风必摧之。出于这种考虑,我从Q外加到Q内了。
聊聊应该没事,我们能想到的,搞社会工程的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欢迎光临水景一页

问题解决后请「修改」原始帖子将其前缀改为「已解决」。

请阅读"论坛管理"里面的置顶内容,帮助维护论坛正常运行,方便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