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文汇网 责任编辑:Differ
据《环球时报》消息,谷歌移至香港的做法引起种种猜测:它究竟是给自己也给中国台阶下,从此「在商言商」,还是要 钻中国「一国两制」的空子,以香港为基地继续挑战中国政府?中国的反应又会是如何呢?从此放过谷歌,漠视其存在,还是「赶尽杀绝」,动员谷歌的所有中国合 作者与其绝交?有分析称,这两个问题很可能复杂地撞在一起,而谷歌今后在「大中国区」的表现将是第一位的。
在刚刚过去的一两天,美国舆论尚未因谷歌事件平静,最极端的一篇评论出现在美国网络媒体ZDNet上,该文作者 公开鼓动美国IT业对中国「断网一天」,作为对谷歌的声援。
这种歇斯底里的想法被中国专家认为「不太可能被美国付诸实施」,因为如果美国真敢这么做,将被国际社会的谴责淹 没。但专家认为,这种极端声音也不应被置若罔闻。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尔24日也出面攻击中国,要求奥巴马将反对中国网络审查作为「高度优先议题」。令他 们失望的是,美国国务院响应的口气相对温和,这被外界分析为华盛顿不想因谷歌与北京对撞。但《华尔街日报》倾向于相信,谷歌与中国的较量「远未到收场之 时」。
宣称设立反网络审查日
扬言给中国断网一天的文章23日出现在美国网络杂志ZDNet上,该网站撰稿人汤姆•福斯基宣称,谷歌反对中国 审查制度的勇敢行为令人赞赏,但却没有得到美国其他网络公司太多的支持,只有雅虎一家公开声援谷歌。他写道,「为了支持谷歌,来一场更加广泛的示威怎么 样,比如说某一天,网络管理员们切断所有源自中国的信息流,如果中国政府反对这种行为,正好可以凸显公开互联网服务的重要性,当然,一些无辜的中国网民将 会受到影响,但这种影响只是暂时的。」福斯基在文中提议将7月6日设立为「反网络审查日」,在这一天切断实施极端网络审查国家的所有信息流量。
据美国媒体报道,创建于1991年的ZD Net网站隶属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主要报道技术新闻,自2007年起开始拓展政治报道。文章作者汤姆•福斯基曾是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及专栏作家。 离开《金融时报》后,他在洛杉矶创办了群体性博客网站《硅谷观察家》,其文章经常富有煽动性,比如他曾在一篇文章中使用「死吧,传统媒体发布模式。死吧, 死吧」的标题。
谷歌创始人吁「对北京施压」
24日,福斯基的断网威胁在西方社会应者寥寥,与之相比,谷歌公司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尔的最新表态引起了更多 主流媒体的关注。他在接受英国《卫报》专访时敦促奥巴马政府就中国网络审查制度「对北京施压」,要求奥巴马将反对中国互联网审查作为「高度优先议题」。 《卫报》说,白宫之前强调「中美关系足够成熟,容得下分歧」,显然是想给谷歌事件降温,但布尔认为,解决网络审查问题对奥巴马来说至关重要。他说,「既然 服务和信息是我们最成功的出口产品,如果中国的管制有效地阻止了我们的竞争力,那就是贸易壁垒」。他提醒美国政府,人权和贸易一样重要。
谷歌事件发生两个多月以来,谷歌高层曾多次对中国强硬表态,布尔24日的言辞更是直接了许多。这种强硬为谷歌在 美国国会中赢得了不少同情和赞誉,但美国国务院就谷歌事件的最新表态依然比较温和。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说,关闭在中国内地的中文网站是谷歌的商业决策,美 国政府没有介入,美国重视中美经济关系。但克劳利也不是一点硬话都没说,他同时表示,「如果我是中国,当(谷歌)这样一家全球知名企业认为在中国运营太艰 难时,我会认真考虑这其中的寓意」。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布尔还将矛头对准了曾宣称中国网络审查「有限」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他批评微软在中 国根本没有市场份额,仅仅为了反驳谷歌就从本质上反对言论自由和人权,称对微软向中国低头感到「失望」。
《卫报》称,布尔在苏联度过的童年激发了他对审查制度的反感,他鼓动更多公司学习谷歌,向中国政府施压。《华盛 顿邮报》24日的文章似乎也有意顺着这样的思路煽动美国企业对中国的敌意。(上接第一版)文章中,谷歌对中国的摊牌被拔高为「标志着20世纪末世界一个伟 大同盟走到了拐点,这个同盟的一方是西方资本家,另一方是北京的专制体系」。文章说,西方商业圈子的人认为谷歌事件发展到今天凸显了欧美跨国企业在如何与 中国政府打交道方面发生了巨大改变,说得更确切一些,就是西方商业圈已开始通过撤退公开反对中国。但一名熟悉在华跨国公司业务的美国人24日对《环球时 报》表示,当前,美国在华企业确已注意到在华经营环境的一些变化,但这些变化并没有改变他们在中国发展的兴趣。
谷歌事件的影响似乎还有横向扩大的趋势。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24日报道,谷歌周二还高调批评澳大利亚政府实 施互联网过滤计划「创下危险的先例」。澳政府此前宣布,将立法设立一强制网络过滤系统,阻止互联网中的「垃圾内容」,但谷歌宣称澳大利亚过滤的范围过广。 有分析人士认为,谷歌似乎很陶醉于道德卫士的角色。据路透社报道,美国一家机构周一公布市场百大道德企业榜,谷歌榜上有名。
美国《时代》周刊24日报道谷歌事件的文章用很大篇幅描述了中美近来在经济领域的激烈纷争,其标题问道:「谷歌 是否是中美贸易战的预兆?」但《洛杉矶纪事报》当日的文章认为,北京的声音尽管强硬,但似乎并不想进行贸易战,也无意与谷歌彻底决裂,美国企业和华盛顿将紧盯中国下一步会怎么做。
挑战中国,谷歌是在商业自杀
谁是输家 众说纷纭
过去两天,谷歌退守香港被世界议论最多的,就是谷歌和中国究竟谁是输家。《纽约时报》24日的文章认为输家是中国,称限制谷歌是北京所冒的一次风险,不仅有损中国的形象,未来甚至有可能削弱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按照互联网企业家比尔•毕少普的话说,中国非常重视推进软实力,但谷歌事件给中国的这一努力「挖了一个坑」。
但不少媒体认为谷歌是输家。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24日的文章将退守香港称为谷歌一次代价高昂的豪赌。文章说,由于谷歌退出,中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有可能取消其与谷歌的搜索合作协议。中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中国联通也推迟了将谷歌Android平台置入手机的计划。况且,如果中国真想屏蔽谷歌,即使它搬到香港依然可以做到。新加坡《联合早报》24日说,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的门户网站「TOM在线」也已表示停止使用谷歌的搜索引擎。俄罗斯《独立报》称,挑战中国,谷歌无异于商业自杀。
英国《金融时报》24日的分析文章说,谷歌的「中国决定」背后是有现实意义的。文章说,对于世界上最著名的消费品牌而言,甘愿冒被中国这个人口最多国家排除的风险是一种「商业疯狂」。文章说,即使离开中国内地短期内不会给谷歌的收入造成直接影响,但到2014年时,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的价值有可能增长到150亿到200亿美元,如果不离开,谷歌本来有希望从中分得50亿到60亿美元的份额。
欢迎光临水景一页

问题解决后请「修改」原始帖子将其前缀改为「已解决」。

请阅读“论坛管理”里面的置顶内容,帮助维护论坛正常运行,方便你我他!